這週回台中,有深的感覺,覺得爸媽好像真的老了。

週六陪他們去大都會公園,晚上本來約好去吃貴族世家,晚上去藝術街走走。結果爸後來去公園走完上車,就說身體不舒服,想回家休息。

其實,我才想起爸也已經七十了。

 

星期天早上在1F的房間找到許多專科和大學時代的書。有吳爾芙的自己的房間、村上的遇見百分百女孩、苦苓、白先勇的孽子、女性主義、還有修女性文學時的書(Alice walker:The color purple)、佛洛依德、大眾傳播..、眭澔平、林徽音文集…...還有一些我完全沒印象的。這些陳封已久的舊東西,都是我埋藏在淺意識的年輕歲月回憶,雖然無法所有的內容一字一句都倒背如流,有些東西過了十幾年,重拾起再讀一次的心情,想必是迥然不同的。

下午離開爸媽家時,爸媽和哥在我們的窗邊揮手,我們轉過巷子,往國道開,天空一片白茫茫的雲,太陽有種隱誨的情感,忽然有種想掉淚的感覺。一上高速高公路雨又開始霹哩趴啦的下,我突然想哼那首伍思凱的寂寞公路。

 

很奇怪,雖然回台北的路上禾禾在我的身邊一直咯咯咯咯地笑個不停。

也許是那突如起來的碩大雨點,細如針顫的雨絲,但今天的我,忽然回到那一二十歲那多愁善感的自己,

想起那個:我們就​站在台南火車站第一月台,往後站方向望去,看著成大那棟黃色外牆​的學生宿舍,當時並不知道,自此之後竟然成為遊子。

有點溼溼答答的   孤單的 難以言諭的心情。

創作者介紹

Joyce's Star

linluj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